朋友的定义

博客会员     2022-12-09 17:57:02     12 次浏览



朋友,在我们迷失方向的时候做指路灯,引导我们走向成功的大门;朋友,在我们孤独的时候陪伴着我们,帮我们度过这片黑暗;朋友,是我们人生中不可缺少的一部分,有朋友的人生才是精彩的,朋友,因你我而快乐,因你我而精彩。

朋友,在我们收获喜悦时,把事情分享给自己的朋友,不仅自己快乐,身边的朋友也很快乐。在我们情绪低落时,把自己想说的话倾诉给朋友,就可以减少一半的痛苦。在面对学习上的压力时,与朋友一起坚持,一起钻研,一起突破,那种感觉根本不会觉得累,更想的是怎样继续提升自己,所以,朋友不仅是在学习上,还是在生活中,都是我们不可缺少的一部分。

在遇到困难或者挫折时,我们可能会变得一蹶不振,但是这时候如果有朋友的鼓励,我们会变得更加信心百倍去面对困难,因为有朋友的轻声安慰,热情的鼓励,永远的支持。别人是自己的朋友,也要让自己成为别人的朋友,这个世界里没有谁对谁有义务去帮助你什么,所以,在得到别人的帮助时,请别忘了说一句谢谢。

在生活中,我们还是应该多交些益友,远离那些看重你身上的某一个利益而交的朋友,总是拍你马屁说你好话,连坏事都能说成好事的人一定有些图谋不轨的原因,真正的朋友,在你获得成就时,是真的为你而感到高兴,没有半点假意的,真正的朋友,在你犯了错误并且你还不知道时,会立刻去告诉你并且改正过来,我们在被别人批评时,心里多多少少会有些不高兴,但仔细想想,这是朋友为我们好,如果自己的错误自己没有发现,身边的朋友也没有指出来,那么这个错误将会伴随你的一生,所以,我们要保持一颗清醒的脑袋,分辨哪些朋友值得交。

让我们多交益友,也让我们成为别人的益友。

二、终身教育的“定义”、“要义”及“初衷”

当一个研究人员只有不忘初心的去研究一件事情时,他才会本着最初的“路径”去探索。我们现在提了好多也提了好久的终身教育,但是什么才是终身教育?需要我们一一回到最初,只有找到了最初的答案,或许我们才能进一步去理解和发展终身教育。

(一)终身教育的定义

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终身教育局局长保罗·郎格朗于1965年首先提出“终身教育” 的理念,他认为:“终身教育所意味的,并不是指一个具体的实体,而是泛指某种思想或原则。”此后,他又在《何谓终身教育》一文中指出,终身教育绝非是在“传统教育形态上添加一个新的名词而已”,也并非为“大众教育”、“成人教育” 等的完全等同,而恰恰是一个“更加广泛的概念”,是对它们的一种超越和升华。其含义主要是:第一, 每个人都要实现自己的抱负,发展自己的可能性,也都要适应社会不断投向他们的课题,因而,未来的教育不再是由“任何一个学校毕业之后就算完结了,而应该是通过人的一生持续进行”;第二, 现行的教育是“以学校为中心的,而且是“闭锁的、僵硬的”,未来的教育则将对社会整个教育和训练的全部机构和渠道加以统合,从而使人们“在其生存的所有部门,都能根据需要而方便地获得接受教育的机会”。[4] 

富尔等人在《学会生存》中表示:“终身这个概念包括教育的一切方面,包括其中的每一件事情。整体大于其部分的总和。世界上没有一个非终身的而又分割开来的‘永恒’的教育部分。换言之,终身教育并不是一个教育体系,而是建立一个体系的全面组织所根据的原则,而这个原则又是贯穿在这个体系的每个部分的发展过程之中的”。[5]

意大利学者埃特里·捷尔比是郎格朗在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中的继任,他认为:终身教育“应该是学校教育和学校毕业以后教育及训练的统合;它不仅是正规教育和非正规教育之间关系的发展,而且也是(包括儿童、青年、成人)通过社区生活实现其最大限度文化及教育方面的目的,而构成的以教育政策为中心的要素”。他还表示:终身教育不仅“以达成作为本质的个人的自主性或文化的自律性为目的”,同时还“作为社会的、政治的诸过程中一部分而存在”。[6]

(二)终身教育的要义

首先,终身教育是现行教育的超越和升华——终身教育绝非心血来潮的时髦名词,亦绝非对传统教育形式的替代或叠加,更不是一时所需的权宜之计,而是高屋建瓴,饱含可持续发展意识,旨在超越百年传统学校教育之“凡”,脱落现行教育及其各种形式之间壁垒森严之“俗”,实现教育彻底变革以及勾画其未来前景的一种创新思维和系统思考。

其次,终身教育是改革现行教育制度,构建未来教育体系的原则——现行教育制度改革迫在眉睫,但当以终身教育思想为指导,未来教育体系构建势在必行,但当以终身教育思想为指针。

再者,教育贯穿人的发展的一生——人永远是一个“未完成”的动物,教育则是保障每个人一生发展的“精神面包”。因此,人生决不能机械地被割裂成“学习期”和“劳动期”,而教育又决不能人为地中断于人生的某个时期,相反必当伴随人的一生发展。

此外,教育覆盖人的发展的全部——人作为“未完成”的动物,其发展过程必然具有终身性特征;人作为身体、情感、性别、社会以及精神等的存在,其发展需求又必然具有多样化特征。因此教育不仅要考虑给予其“精神面包”的终身保障,同时还当关照其发展的全部需要,实现所给予的“精神面包”具有营养平衡的故障;教育既作用于个人又作用于社会——教育既为了促进个人的终身全面发展,又为了促进社会的持续发展和全面进步。戴维的“终身教育应该是个人或诸集团为了自身生活水准的提高”,以及捷尔比的“以达成作为本质的个人的自主性或文化的自律性为目的,同时还作为社会、政治诸过 程中一部分而存在”。[7]

(三)终身教育的初衷

第一,为了谋求对社会巨变的适应性。现代人命中注定必须面对持续多样的变革, 并且必须接受一种新的法则:“要么使自己适应这个世界,要么面临从这个世界上消踪匿迹或历经苦恼而陷入精神错乱地步的危险”。未来的教育,必须是一种终身性的教育,未来的学习,必须是终身性的学习,以帮助人们在这两条“道路” 的选择中,毫不迟疑地选择前者;未来的社会,又必须是学习型的社会,以使每个社会成员能够“从智力上和精神上装配起来”,最终引向一种不断适应变化的状态。

第二,为了保持对社会巨变的警惕性。社会变革特别是科技进步在给人类带来文明和福音的同时,也制造着种种“负面效应”。终身教育、终身学习和学习化社会理念希望人们对此保持高度警惕,通过不断的教育与学习能够真正获得一种明智的行为选择能力,即足以判断真假、善恶与是非 的能力,以变“征服、破坏自然”为“尊重、善待自然”,取得人与社会及自然的和谐持续发展。

第三,为了获得推进人类文明进程的主动性。当今社会,人类文明不断进步是事实,但文明进程危机重重同样是事实。虽说教育并非是能打开所有理想之门的“万有钥匙”,但它确是一种人类文明更加和谐、可靠发展的重要手段。在这种手段的使用过程中,或者说在推进终身教育、终身学习与学习化社会的进程中,促使人们能够学会认知、学会行动、学会生存、学会共同生活, 进而真正有能力去学会关心——以主动的姿态,去关心他人与家庭、社区与民族、国家与人类,终而使当今人类及其子孙后代能够尽可能地远离不信任、不理解 乃至贫困、愚昧以及冲突和战争。

第四,为了实现促进人的发展的持续性。终身教育、终身学习与学习化社会理念的产生并非仅是为了满足来自“人之外部”的需求,而同样也是为了满足来自“人之内在”的需求。研究表明,成人年代与人生早期一样,同样有身心的“过渡和危机,同样有许多新问题要解决和许多新情况要掌握”。因此,它们一个最为显见的初衷,就是旨在关怀和加强成年期的教育与学习,以持续不断地促进和实现人的终身发展。

第五,为了获得传统教育模式和生活模式改革的彻底性。21世纪国际教育委员会指出,终身教育、终身学习“是进入21世纪的关键所在”,又号召人类要向学习化社会迈进。因此,未来的教育模式乃至生活模式便没有任何理由可以将人一生教育的全部以及教育和劳动、教育和生活、教育和个人发展需求相互之间人为地割裂开来,而只有建立在人之一生教育的全部和谐统一,以及教育和劳动、教育和生活、教育和每个人的不同发展需求有机结合原则上的教育改革乃至生活方式的改革才称得上是一种彻底的改革。

版权声明:本文为课堂党年级博客(www.ktdvb.com)首发,如需转载须联系站长同意,未经站长同意不得擅自转载。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