描写西瓜

博客会员     2022-12-09 15:39:04     10 次浏览
西瓜-童年的记忆(一)
       在炎热的夏天,西瓜是很多人喜欢的水果之一,然而对于我来说,西瓜并不只是夏天常吃的一种味美的水果,它还是我童年记忆中夏天里不可缺少的一个元素。 
       小时候,家里每年都会种许多西瓜,那时候西瓜对我来说是家里增加收入的一种方式,就如同种玉米,种小麦一样,但是种西瓜的过程要比玉米和小麦麻烦许多许多,它的麻烦不仅仅是过程的麻烦。西瓜成熟后需要天天有人在地里看着,更需要天天去地里摘,然后一个一个的从地里搬出来搬到车上,第二天早上爸爸妈妈早早地起床,开着拖拉机,各个村的去叫卖。
       时间定格在了那个夏天,阳光很好,天空很蓝,太阳照在身上暖洋洋的,我和往常一样去地里看瓜,坐在爸爸用木头和草藤搭好的简易棚里(我们那里叫安子),坐在安子里无聊期间,便想到了去找一找周边能玩的东西,可是地里有什么呢?仔细一想,有土啊,于是我开始用水和泥,然后用泥去捏各种各样的小玩意,那时候最令我得意的作品就是自己用泥做的小车了,用泥做一个车板,做一个车头,再给它装上四个轮子,穿上一根绳子,放在太阳下面晒干以后竟然可以拉着跑,那时候我的这个作品深受同村小伙伴的喜爱,也是我最喜欢的作品。
       某天,在西瓜地里来回走动时,发现了一种草,我们那里叫梭草,长得很长很长,我像是哥伦布发现了新大陆一般惊喜,现在想想,孩子的开心源竟是那么简单,有时候竟是一棵草。这个草不是一般的野草,它是可以用来编东西的,那年夏天我学会了用梭草编花环,编的时候一边编,一边再把一根长长的梭草夹在中间让它垂下来,编成后再用一些牵牛花装饰。编好的花环戴在头上,长长的梭草从头顶垂下及腰,又凉快,又好看(小时候觉得很漂亮)。小时候戴上总幻想自己是仙女,并来回的将梭草甩来甩去,幻想那就是自己的长发,又幻想着那就是长大后的自己。
       时至今日,每当看到西瓜,我便会想起那年夏天在那片西瓜地里的自己,对未来充满幻想,又对身边的一切充满好奇,如今想想,那时候的自己,每天奔跑在田野上,感受着大自然的风和阳光又何尝不是一种幸福,我们如今总将更多的时间放在电子产品上,玩手机,玩电脑,或者宅在屋里,然而当我们足够亲近自然就会发现,即使是在炎热的夏天,大自然也有一种独特的美好,而这种美好会让我们在以后回想起时嘴角自然的上扬,热爱生活,热爱自然。

西瓜,是一种平凡的水果,我想大家一定都吃过。可是,我要写的这件感人的事就发生在这个平凡的水果上。

那天很热,姨妈来我家做客,顺路买了一个西瓜。妹妹看见了,要求切开吃,我自然也同意了。于是,西瓜被切开了,被分成了大小相同的一块块。我正想拿一块吃,妹妹却一把抢过装西瓜的篮子,跑到小屋里,调皮地说:“这些西瓜都归我,谁也不能和我抢!”我愣了一下,回过神来,求助地看妈妈,心想:妈妈,快拿回来,我也很馋呀!可谁知,妈妈竟走开了,就像没看到我的求助信号一样。我见妈妈不理我,心里不太舒服:我是她的亲女儿,她明知道我很想吃,可怎么就这样无情无义地走开了呢?就算妹妹再小,也不能这么偏向她啊!于是,我一头钻进厨房,自己看书去了。

也不知过了多长时间,妹妹来敲我的门:“姐姐,出来吃西瓜吧!再不出来,西瓜可就没了!”我闷闷不乐地打开门,走到客厅,心想:哼!还好意思叫我?快吃光了吧!可我一抬头,发现桌上的西瓜只剩下了红红的瓤,籽儿都被抠下去了,桌脚上还放着一杯西瓜汁。我立刻拿起西瓜汁,一口气喝下一半,然后问:“是谁榨的汁儿?”

姨妈笑了:“是你妹妹。”

我惊讶极了。这时,妹妹说:“姐姐,你快喝吧!我知道你爱喝西瓜汁,我的都喝完了呢!”说着,她指了指一个空杯子。“西瓜汁也是我挖去的,这样大家吃起来方便。”她又说到。我又愣了一下,原来妹妹在为大家做贡献!可我这个做姐姐的,却还像孩子一样任性,认为妹妹只会抢吃的……

我盯着杯中的西瓜汁,觉得它格外耀眼,因为这不是一杯普通的西瓜汁,它里面包含着妹妹的真诚和热心。

版权声明:本文为课堂党年级博客(www.ktdvb.com)首发,如需转载须联系站长同意,未经站长同意不得擅自转载。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