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外公

博客会员     2020-10-18 09:00:09     4 次浏览

    暑假我看了一本书,名叫《小香菇》,里面的人物有香菇,香拉,香露,胡马丽花,外婆,外公,小猫秧秧,大狗路易驹。里面我最喜欢香咕。目录里有(一)离开家的时候,(二)住进了拉岛间,(三)最豪华的猫猫狗狗房,(四)小木头,你是猪,(五)男孩毒蛇生日会,(六)调皮自在做皇帝。这几个题目感觉都很有趣,我读了这本书感觉沙姨妈对香咕很好很用心,她们之间的感情很真挚。

     这本书真有趣啊!

 农历八月十五的中秋节到了,爸爸、妈妈和我都放假了。这一天我们全家都去了姥姥家,我们到达姥姥家的时候,舅舅、妗妗、外公、外婆,表弟表妹们都已经在等着我们了。桌子上有月饼、牛奶、果汁还有舅舅亲手做的烧烤等等。

    我们吃完喝完后就开始玩起我们小孩子之间的游戏了,随着几个小时的玩耍,夜幕终于降临了,月亮也渐渐的明亮起来了。我和弟弟妹妹们都兴奋的看着又大又圆的月亮,都在努力睁大眼睛,看看月亮上到底有没有西游记中的嫦娥仙子。过了一会,我说:“我们来猜谜语吧,谁猜对了就吃一块月饼,怎么样?”大家一致都同意我的提议。

    我们都共同推举爸爸做出题人,爸爸说:“世界上跑的最快的动物是什么?举手回答,没举手直接回答不算”。我心里想着:哼,这就是一个送分题,毫无压力啊。我不慌不忙的举起手,刚举到一半的时候,表弟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举起手回答道“是豹子”。“猜对了,奖励一块月饼,继续等待下一问题”。爸爸说到。哎,早知道也不用不慌不忙了,心里那个后悔啊。接着爸爸说到“不要小看任何人和事物,下一个问题:世界上最重的动物是什么?”我立刻举起手毫不犹豫的打到“大象”,答案是错误的,表妹答道“是鲸鱼”。不出所料,表妹的答案是正确的,我当时突然有种想逃离现场的冲动,太丢人了。

    我嗖的站起来,刚好对着月亮,舅舅拿着手机抓拍了我的动作,闪光灯把我的眼睛刺得瞬间一片茫然。我不敢睁眼,那一刻我似乎看见了一个漂亮的仙女抱着一个玉兔在思念着一个人。是嫦娥,嫦娥带着她的玉兔在冰冷的广寒宫默默的在期盼。霎时间,我眼前已经清晰了,爸爸问我,发什么愣呢?看见什么了?我说看见嫦娥抱着玉兔了,刚说完,在场的所有人都笑了起来,我的脸瞬间红了起来。

    慢慢的,时间过去了,已经到了深夜,我们也该回家了。

外公今年已经70岁了,还在地里忙活,他可是一个闲不住的小老头,似乎得不出空闲时间,他总在地里忙活,或者在去地里的路上。

外公个子不高,皮肤黝黑,眼睛是褐色的,笑起来皱纹老多了,由于皮肤黑,感觉外公皱纹里藏了许多秘密。

高山上的有一块沙土,这片土地里出产过五六斤重的大红薯,年年地里都高产,地里的红薯养育了围栏里的猪,也养育了灶台边的我。

眼角的皱纹藏着外公丰收的喜悦。

今年哪块土地有出产了很多红薯,玉米,还有花生,这块土地一年四季都生长着各种各样的蔬菜瓜果,这边土地边缘外公最爱种的南瓜今年也丰收了。

一箩筐一箩筐的红薯被外公挑回家,这个冬天围栏的猪有福了,天天都能吃上大红薯。玉米也被一背篓一背篓的背回家,玉米未完成老之前,外婆会给我做我最喜欢的玉米粑,可甜了。

玉米完成成熟后,外公外婆得把地里的玉米都掰回家,然后脱粒储存着,然后打成玉米面给围栏里的猪改善伙食,争取到年底白白胖胖的。

现在又到扯花生的季节了,外公今年还在地里忙活这个把花生收回家,小时候外公总会叫我搬一个小板凳去地里帮忙,花生这个太小了,收成较慢,需要一颗或者几颗从根茎上扯下来,是个慢活,家里所有的劳动力都上了。

可惜的是我长大成人后,再也没有参加过这项活动了,现在地里还坐着外公忙碌的背影。这片沙地还是红通通的,被外公收拾的很好。

额头的皱纹里藏着外公对土地的担忧。

四川是丘陵地带,农作物的种植全靠人工,机械化的工具对于这片土地帮助不大。门口的那片土改分到的大水田是外公对于一年生计最大的欣慰。

屯水田是庄稼人最喜欢的,这快大田水源充足,产量也高,是块肥田。

这款田原来不是高产的,是外公长期不断的给这款田施肥放草木灰,这块田才慢慢的变成肥沃的田的,外公还在里面养了几条乌鱼。

收水稻是农村目前最消耗人力的活,天气好的话得趁早收,而且屯水田收水稻必须在田里走动,比平时正常走路消耗更大,水稻从种植到收割,在它的生长习性上,稻谷上面有那种细小的毛毛,稻谷叶也锋利无比,经常割破皮肤。

水田里可不止只有鱼,还有河蚌,螺丝,如果不注意的话,经常会被划伤脚。

但是为了“秋抢”,收田里的水稻的时候,他们都不会使用防护措施,凭靠多年经验,划破了皮肤涂点药酒就好了。

村子里的年轻人越来越少了,但是庄稼还是一茬接一茬的在生长着,今年外公在收水稻前突然摔了一跤,膝盖摔破了,家里都很担心他,可是倔强的外公还是非得下田收割水稻,谁去阻止他,谁就会被骂。

母亲去帮外公收割水稻的时候,出发前信誓旦旦的对我说,肯定能说服外公今年放弃要去收水稻的。母亲脾气和外公如出一辙,但是还是没有能改变外公参加秋收的决定,外公这个倔强的小老头是家里地位最高的人了,没有人能说服他,好在外公身体硬朗,后期没有出现其他问题。

一年一年的时光流逝,我渐渐的长大,外公也渐渐佝偻了背,头发花白,村里的已经没有主要壮劳力了,外公肩头的扁担也越来越让我揪心了。

幸好今年的水稻已经成功收割回来了,外公说到“只要我还种的动,明年春耕秋收还有我”。

今年的新大米已出,生活在城市的儿子没有吃过刚脱谷的米,母亲给我寄了一点来给儿子熬粥,外公听说了,执意要给我再寄一点。

外公说:“家里什么都愁,就是谷子不愁”。

我只好说到,外公不要邮寄了,有时间我带着孩子回来吃,吃个够。

我经常联系外公不要种田了,地里你能种多少就尽自己的能力种点,不要太劳累了。

外公总是笑呵呵说道:“这片土地,也指望不上你们来种了,趁我现在还种得动,种一点收一点。”

外公守护了这片土地一辈子,高山的土地,肥沃的田地养育了飞离村子的我。

外公和土地的签了长长的合同,土地需要外公的耕种,外公舍不得放弃这片土地,土地也回馈给了外公硕果累累的果实。

如果你喜欢南方的故事,记得关注我哟,么么哒


版权声明:本文为课堂党年级博客(www.ktdvb.com)首发,如需转载须联系站长同意,未经站长同意不得擅自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