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在我身边

博客会员     2022-06-30 21:42:04     12 次浏览


但行好事,莫问前程,老王一个普普通通的人,给我上了一课,或许只有这种真正心灵纯粹的人,才可以做到这么的坦荡荡吧。

身边有许许多多这样的人,自己的父母也是如此,街坊邻居更是如此,我们可以不互相打扰,但是不要恶意揣测别人的善意,做一个简单的人,与这个社会和谐共存。

一直以来,我似乎都是带着敌意与社会进行战斗,负面情绪会多一些,总是想着要让被人理解自己,时间久了,我发现,只有自己去试着理解他人,他人才会去接纳自己。当自己有这么透彻的感悟的时候,说明自己一定经历了一些事情,经历过的事情,就不要再执拗了,人生苦短,一切自有安排。

人格是最宝贵的,疫情的爆发,我们看到了许多不顾自己安危,奔赴在一线的人员。可能我是后知后觉型,当别人沉浸在英雄人物的感动中,我沉浸在每天要让孩子们填写表格,要及时催促,检测孩子健康的负面情绪中,甚至于有的家长没有及时填写,我简直像生气的河豚。

当一天,抗议的白衣天使们从武汉回来了,那个场面令我惊讶,原来已经有这么多人为我们在顶着困难,他们整日与病毒接触,我待在家里面,还有什么可以抱怨的呢?

疫情阶段,倒是给了我一个充足的备课时间,并且自己对于电脑的操作变得更加熟练了,网上搜索资料的能力在提升。每次给孩子们上课之前,我会去学习名校课堂上的课程,感觉老师们讲的特别好,一节课的知识点只有一个,并且概括能力极高,还会给孩子们讲授学习方法,我先去学习一遍,与自己的思路进行融合,发现自己课堂上的废话相对减少了一部分。

复学在即,做好自己的事情,稳步前行。

2000年6月24日下午,忽然接到朋友小琴的电话,说要带我去一个女孩。

  彼时我刚从部队复员不久,工作悬而未决,身边无人相伴,空有一腔未酬的壮志。此前酒桌上我曾半开玩笑的央朋友的女友小琴为我介绍女友。颇有男孩儿脾气的小琴一口答应下来。

  一半是兴奋,一半是迷糊。坐在车里,我听小琴说着对方的情况,心里充满莫名的激动。女方由小琴的朋友带来,看来小琴确实将我的事放在了心上。

  到了金鹰六楼茶座,小琴与一同龄女子微一颌首,唤了声杨姐,便径直落座。杨姐身旁早坐了一位年轻女子,短发,圆脸,端庄秀丽却不动声色。我心念微动,最后坐下。一番寒暄后得知女子姓H(米妈横空出世),在建筑公司工作。杨姐和小琴自顾自地聊了些闲话,很快便说有事,头也不回地离去。

  看看已过饭点,便问H吃饭了没?她微一沉吟,摇头说还没。于是去吃饭。得知H酷爱吃辣,便要了二份辣味的饭。伙计说只剩一份,爱要不要。我急忙说要。因为说了自己也喜欢吃辣,便坚持没要别的饭食。辣饭上来,我们只得共用一份。在你一口我一口的叉饭过程中,我注意到H和我一样,一直在忍不住偷看对方。因为这个发现,我们终于忍俊不禁,一起笑起来。

  初次见面,我们彼此印象良好。只是居然两人只点一份饭,似有舍不得银子之嫌。此事后来成了米妈声讨我的铁证,令我百口莫辩。

  在接下来的日子里,我们约会频频,感情突飞猛进。之前也有过不正式的恋爱,接触的女生没有一个红色娘子军连起码也是八女投江。没有遇到H之前,我不知道恋爱的感觉竟是如此甜蜜。我在日记里写,肯定有很多女生令你心动,可是为你动心的女生只有一个。那个女生的名字,就叫做真爱。

  八年过去了,我们相携至今。想起许多事,时常会情不自禁地笑起来。感谢上帝让我遇见H,她使我的生活变得完整,使我的生命焕发出不一样的神采。她是我今生的传奇,亦是我明日的传说。最重要的是,她如今已经成了我家宝贝小米的妈妈。

版权声明:本文为课堂党年级博客(www.ktdvb.com)首发,如需转载须联系站长同意,未经站长同意不得擅自转载。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