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架子鼓

博客会员     2022-06-26 04:21:04     12 次浏览

记者没打招呼,直奔南阳市宛城区科技局,结果三次都扑了空。

  不是因为他名气大了,架子变大了,而是他实在太忙了——上午还在乡下和群众聊得火热,下午就可能在科研院所与院士谈合作。朋友多、电话多、下乡多,“三多”局长陈增喜忙得一塌糊涂,却又乐在其中。滔滔不绝的讲解,饱满的工作热情,永远是他的标配。

  2017629日,本报以《为了大地的丰收——记优秀共产党员、南阳市宛城区科技局局长陈增喜》为题,用一万多字的篇幅报道陈增喜的事迹后,在全省各地引发强烈反响。

  转眼一年多过去了,听说“三多”局长迷上了南阳“新三宝”,尤其是为“艾”痴狂,到底咋回事?记者决定再访陈增喜。

  122日,记者一直等到天黑才见到这位“三多”局长。忙了一天的陈增喜脸上看不到丝毫疲惫,和记者一见面,他就滔滔不绝地讲起了南阳“新三宝”,“玉雕、烙画、《出师表》是南阳‘老三宝’,南阳‘新三宝’里,月季和香菇早已名声在外,现在亟待大发展的艾草,前景无限!”

  他是南阳最早关注艾草产业的人之一。十几年来,南阳从艾草种植到艾草产品深加工,再到建立艾草研发平台,陈增喜没少操心。

  目前,南阳参与艾草产业的注册企业已有1000多家,种植艾草超过15万亩,艾绒产品占据全国市场70%以上,80%经营艾制品的电商在南阳,10万多农民从艾草种植、采收、加工、销售中受益。

  “但是,由于没有品牌意识,又缺乏行业标准,大部分南阳的艾草企业尚处在产业链末端,经济效益不是很可观。”这成了陈增喜的一块心病,他试图为南阳艾草找到一条出路。

  2017年、2018年,连续两届全国艾产业大会在南阳举行,南阳市还成立了艾草产业协会,注册了“宛艾”商标,意在拉长产业链条,带动更多企业走加工增值之路。

  但这些对于为“艾”痴狂的陈增喜来说,还不够。他想让“宛艾”走出国门,走向世界。

  在助力南阳艾草产业“走出去”的路上,陈增喜和欧洲科学院院士“结缘”了。

  1027日,中国·河南招才引智创新发展大会在武汉开幕,在产业对接洽谈会上,陈增喜结识了欧洲科学院中国分院秘书长陈云,谈到艾草产业发展与未来,两人相谈甚欢。

  第二天,在越洋电话里,陈云向自己的老师毕征庆引荐陈增喜。毕征庆是欧洲科学院院士,出生在一个六代祖传中医世家,对艾草研究也有浓厚兴趣,这让陈增喜欣喜不已。

  陈增喜说:“陈院士将把欧洲科学院项目引进南阳,同时把南阳的艾灸、针灸等传统中医疗法引进欧洲,双方还将在中医理疗培训、技术、研发等方面进行深度合作,培养更多中医理疗实用人才。”

  小小的艾草,摇身一变成了“致富草”。南阳市把艾草产业作为群众脱贫的特色产业来打造,目前已建立艾草扶贫车间126个,带动贫困户种植艾草2.6万亩,实现就业扶贫2700多人。南阳艾草产业扶贫还辐射到河南的15个市,目前全省种植艾草达36万亩。

  临别之际,陈增喜还告诉记者一个喜讯,河南省艾草产业工程技术中心已由省科技厅评审通过,过不了多久,就要正式成立。

 

敬爱的班主任陈老师:

首先,感谢您近两年来对班级与同学的关心与爱护。两年里,您虽是班主任,却没有一点“官”架子,而且实事求是,努力改进工作方法,提高了不少同学的学习成绩。为此,我向您表示感谢。但是,为了让我们的最后一阶段同学们学习成绩更好。再此,我想向您提出一点小意见,希望能给您带来帮助。

陈老师,您知道为什么有的同学学习成绩老提不上去吗?据我平时对大家的观察,我发现,这些同学并不是不想读书,而是因为多次的“考砸”,他(她)们便认为自己是不是没有能力读好书,久而久之,这些观点便被他(她)们私自“证实”了,从而引发了“破罐子破摔”的心理,我与一位差生是好朋友,她认为:我从一年级到现在都学不好,我也追不上,反正都这样了,努力也没用!于是,我便总结出三条差生们读不好的原因:①每次考试甘拜下风,总有许多优等生考了高分,大家高兴地谈着。而他(她)们却只能在一旁羡慕地望着,产生了自卑的心理。②自从有了“自卑”,他(她)们便认为“我不行”,放弃了努力,于是,应有尽有……③第三条就与你有一点点关系了。您十分尽职,在差生那一方总是为他(她)们补习。可我认为,您在生活中也要鼓励他(她)们,增强大家的自信心。相信在师生的共同努力下一定会把班级搞好!

祝:

工作顺利,身体健康

       

         放下老师的“架子” 英国一位同行的故事,更发人深省。这位英国老师调任一个差班的班主任,这些孩子都很调皮,爱捣蛋。老师第一堂课就跟他们玩,玩得天昏地暗。下课了,老师对他们说:“孩子们,你们要是把学习成绩搞上去,我就去吻校外牧场里的一头猪。”这些调皮的孩子问:“老师,这是真的吗?”老师说:“而且我要吻的是一头你们认为最大的母猪。”孩子们都希望老师去吻一头猪。从那天起,他们的课堂纪律变好了,学习积极性变高了。即使有贪玩的,别的孩子也会提醒:“难道你不希望看到老师去吻那头肥猪吗?”半年后,孩子们的学习成绩有了很大的进步。圣诞节的前夜,孩子们对老师说:“老师,你可以去吻那头猪了吗?”老师说:“当然可以。”于是,老师带着这群孩子穿过公路,来到牧场。孩子们在猪圈里找到了一只特大特肥的猪。老师走近那头肥猪,轻轻地吻了它。孩子们在猪圈外笑得前仰后合。这个异域故事,在一些老师听来可能觉得荒唐可笑,可能还不以为然——作为一名教师去亲吻一头猪,成何体统!我们一些老师之所以不能一下子接受它,除了风俗民情中外有别之外,可能更多的还是由于我们执着固守的教育理念。因为我们自有一套教师观。自古以来,教师的地位虽然不高,却特别讲究尊严;收入不丰,却特别崇尚斯文。教师的举手投足总带着“人师”的味儿,半点也苟且不得。庄重圣严,凛然可畏,仿佛就是教师永恒的标听来可能觉得荒唐可笑,可能还不以为然。久而久之,我们似乎就有了一个放不下的“架子”。大概也正因如此,教师就端居圣坛之上,学生就匍匐在讲台之下。于是乎,我们的教育就没有了民主、平等,失去了亲近、自由,缺少了和谐、欢愉。说到上课,我们真的要改变“先生讲,学生听”的局面,努力践行昭示着尊重、平等、民主的“对话教学”理念。于老师说,“这些故事,如涓涓清泉流过我的心灵。我的心静了,净了。” 少些理性,多些情趣吧!少些严肃,多些活泼吧!少些包办,多些自主吧!少些限制,多些引导吧!放下架子,走下讲坛,把自己置于和学生平等的地位吧!真的不要太像老师,不要太像上课。太像那么回事,就不是那么回事了。

版权声明:本文为课堂党年级博客(www.ktdvb.com)首发,如需转载须联系站长同意,未经站长同意不得擅自转载。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