妹妹被哥哥打屁股作文

博客会员     2020-11-23 07:05:02     20907 次浏览

  

打屁股

今天吃过晚饭,悠悠和爸爸聊天,爸爸说:“张小悠,你今天干了几件坏事呀?悠悠说:“今天我干了5件坏事,你打我5下屁股吧!爸爸说:“5件呀?悠悠不慌不忙的说:“第一件,把爸爸的鱼食泡在水里。第二件,把小熊扔进河里。第三件,是把面条碗倒在了地在上。第四件,是把手机弄到地上了。第五件,把沙发垫弄到地上。爸爸你就打我五下屁股吧!老公哭笑不得的轻轻的打了五下。

 

打屁股

我有一个堂哥,虽然比我大,但却“思想幼稚”,所以,每当我耍他时,他总会……   


有一天下午,正巧我俩都来到爷爷奶奶家,爷爷奶奶叫我们认真写作业,可我写了一会儿就坐不住了,出了个鬼点子:“哎,老哥,不如我们去玩玩儿水吧!”   


“好好好!”老哥连连点头。   


嘿,我就知道他会中计。玩水是他的一大乐趣,每次都“赢”。今天我可是有法宝——注射器的。谁叫他每次都在爷爷,面前说我坏话,哼,看我今天怎么整他!   


我拿出一套注射器,大大小小18支,又端了一大盆水,拉着老哥就进了房间,把门也关上了。   


“干嘛关门啊!”老哥不无警惕地说。   


“刺激!”   


我嘴里说的得若无其事,其他部位却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拿起一号针管——一支有我手腕粗的针管(早拔了针头),吸足了水,向哥哥猛喷过去。可他也不是吃素的,见我有“武器”,也拿了我的二号注射器,朝我喷来。我赶紧把注射器包抱在怀里,以防他再拿。可多了一个包,负重加载了,在小小的房间里已不能灵活躲闪。没两分钟,我已经被喷得“满身开花”。


“可恶!”在又一次被射中之时,我已经急红了眼(拿不到应有的“武器”,又被喷,能不气吗),放下注射器,端起大水盆就朝他浇去。只是眨眼的功夫,老哥已成了“落水狗”——头发粘在前额上,全身湿透了!   


哈!报了仇真美妙!   


可是,哥哥又使出了每次都让我“害怕”的杀手锏——喊:“爷爷,妹妹又欺负我!”(每次说一样的台词,也不嫌腻得慌)果然,不出3秒钟,爷爷就“破门而入”。见此情景,“大骂”起来:“你们小娃子噢,就是不听话!叫你们写作业不写,啊,还玩水!……”   


趁爷爷唠叨地唾沫漫天飞之余,我和老哥缩起头,蹑手蹑脚准备开溜,可爷爷仿若脑后长了眼睛,以闪电般的速度……(这么大年纪,不容易啊)顷刻间,我的小屁屁上多了5个鲜红的手指印……   


唉,哥哥喊,爷爷打屁股,这似乎已成了经典动作……

                      难忘的一件事
       要说起让我难忘的事,那可是多的数都数不清。最令我难忘的可是那一件事情。至今它还在我的脑海里遨游,曾经无数次在我的脑海中显现出,那时的画面。
       记得那,是二年级的一天晚上,我放学回到家,发现家里一个人影都没有。我不禁的害怕起来。当时我为了给自己打气说:“不要害怕,你都这么大了,有可能是妈妈有事出去了。”我就开始写作业了,由于作业少,很快就写完了。一看表都九点了,妈妈还不回来。我又强迫自己认真的看书,复习。突然狂风大作,窗外的树枝像张牙舞爪的女鬼,我迅速的拉下窗帘。我又一想:鬼一定都怕光。我就把家里所有的灯都打开了,我觉得还不够,又把手电筒也打开了。我想平时睡觉时间过得很快,我现在就去睡,说不定,睡醒之后妈妈就回来了。可我一闭上眼,就会想起那些鬼故事,这使我更害怕了。我一下子跳下床来,我的小心脏一直:怦、怦、怦……的跳着。突然我听见有人来了,我心里想会不会是电视里的鬼,跳出来了。鬼是不是来吃我了。鬼一定和我一样,不吃不新鲜的食物,那我就在床上装死,他一定就会走了。我一个箭步跑上床,被子都没有盖,躺在床上装死。我的小心脏吓的怦、怦、怦跳了起来,汗毛都竖了起来,大气都不敢喘。这短短的几分钟仿佛度过了一个世纪。
      有人来了,我以为是鬼,可她却一心的帮我盖上被子,我睁眼一看,是期盼已久的妈妈回来了,我不禁抱着妈妈大哭起来……
       虽然,这一次是我非常害怕,可我却知道,世界上没有鬼,我也不再害怕自己一个人在家了。这真是令我难忘啊!
版权声明:本文为课堂党年级博客(www.ktdvb.com)首发,如需转载须联系站长同意,未经站长同意不得擅自转载。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