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歌---最是离歌苦人心

网站会员     2019-02-12 05:48:44     次浏览

每一次和朋友离别都想写一首歌,写一首感情真挚的歌,可我也总是笨拙,总不能写出,只能是执手相看泪眼,让那咸咸的泪水流进咬紧的嘴唇。分离是短短的一个画面,在校园门口、在车站、在家门口、在候机室……在任何一个地方,挥挥手,呢喃几句,就算一首自己的离别歌了。“我是天空里的一片云,偶尔投影在你的波心。你不必讶异,更无须欢喜,在转瞬间消灭了踪影。”徐志摩说的好,我们都是人间过客,相逢相别转瞬而过。但面对这定格的离别场面,多少人情感喷发,大都没有“挥一挥衣袖, 不带走一片云彩的潇洒。”当代人好得多,电话、微信通讯手段太强大了,说不上别离了。打开手机,你我便只隔了二十毫米的距离而已。离愁别恨之歌,恐怕也少了许多。

翻开唐诗,离别诗可是占着相当大的篇幅。那时的一别一离恐怕是几年、几十年、甚或一辈子也只能是两个人仅此一次相见相别。李白、杜甫这么大的气场,大唐的双子星,终其一生也只是在一起歌咏唱合了二三十天,别后,也再无相见。可想那时的人这一别的思绪会有多复杂吧。千言万语汇成了五言、七绝,歌咏唱和,珍重且珍重,情谊无绝期。

王之涣伫立河畔,岸边柔软的柳枝传递着即将离别的柔情。夹御河水阵阵微波,可是心中的愁绪。“杨柳东风树,青青夹御河。近来攀折苦,应为离别多。”传递在两人手中的柳枝,可能留住这一段深情?

这里没有柳枝,这里是盛开的桃花。看看青碧的潭水,再望一眼岸上含泪的眼睛,那隐约哽咽的歌声,那深情厚谊,难以言表。李白高声回应着,“李白乘舟将欲行,忽闻岸上踏歌声。桃花潭水深千尺,不及王伦送我情。”这一曲荡漾在深深的桃花潭上,传了千年之久。

“上有无花之古树,下有伤心之春草。”乍暖还寒时,不敢直眼朋友含泪的双眼,只好上下顾盼,瞩目四周,不忍分手的李白在灞陵亭下紧拉着朋友的手,是担心、是忧虑、是不舍。“正当今夕断肠处,骊歌愁绝不忍听。”这绵长的情意,几千年来印在这“灞陵”二字之上。

牵着友人的马,再递上一杯送别的酒,“君言不得意,归卧南山陲。”满怀对官场的愤懑,微醉的王维低吟着。“但去莫复问,白云无尽时。”他对朋友的离去充满着无奈。“春草明年绿,王孙归不归。”又一个朋友的离去,越发让王维寂寞,心中的惆怅还能对谁说?

离别,也有“海内存知己,天涯若比邻。”的豪迈之情,但更多的还是“多情自古伤离别,更哪堪冷落清秋节”的凄情难舍和“梧桐叶上三更雨,叶叶声声是别离。”的别后思念。

离歌相伴,依依惜别,瞻望弗及,伫立以泣。千年来的诗、词、歌、赋,吟不尽这离情别苦,饮不尽这醉酒无奈。

版权声明:本文为考题作文网首发,如需转载须联系站长同意,未经站长同意不得擅自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