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歌

网站会员     2019-02-10 05:11:42     次浏览

在这颗蔚蓝色的星球上,生命的火花久久不熄。海面上一跃而起的身姿,陆地上一闪而过的矫健身影,天空中一划掠过的轻盈姿态,无不提醒着我们,我们不是生命的单独存在,还有千千万万的生灵与我们一起温柔呼吸。

但,这些生命的痕迹正在一天天地消失,仿佛一朵微弱的火苗,日益暗淡。

据说鲸鱼是一种具有深沉情感的动物,它们庞大的身躯里,有一颗细腻柔软的心。又一只被人类称作J-35 Tahlequah的雌鲸,她是濒危动物——虎鲸族群中的一员。在2005年时,由于过度的捕杀和栖息环境恶化,虎鲸大概只剩下76头。如此稀少的数量,决定了一个新生命对于这个族群的重要。J-35 Tahlequah曾经孕育过一个小生命,遗憾的是,这个小小的希望刚出生不久便停止了呼吸。这具小小的身体慢慢地下沉,他的母亲好像还没有意识到他的离去,固执地用头将他一次又一次地托起,在幽蓝的大海上,这位孤单的母亲绝望地挣扎,直到孩子的身体再也无法被托起,她看着他缓缓落入海底,永远沉睡。这是一场漫长的告别,也是这种比山安静,比海空灵的生物唱响的离歌。

如果说每一棵树都在等待下雨的日子,那每一块树根盘生的土地,一定也很怀念曾经踏足的那只虎爪。虎,从前是森林之王,如今却变成了橱窗里的一张虎皮。在苏门答腊,森林的萎缩,猎虎活动的猖獗,造成了苏门答腊虎的生存危机。昔日的深林虎啸如今已经消失,树林变成了造纸的原浆,苏门答腊虎成了一堆远渡重洋的虎骨,一张张光洁亮丽的虎皮,如果它们会说话,那会是无声的哭泣和嚎啕吗?会是对命运不敢的怒吼吗?

曾经,在湿地沼泽中,那优美的弧度,高昂的鸣叫,是丹顶鹤存在的证明。它们的鸣叫总是能在开阔的湿地中传得很远。鸣叫,是它们的语言。这种美丽的精灵不仅拥有优雅的体态,极好的嗓声,还精通“鹤舞”。然而,正是因为它们的美,才会引起捕猎人的窥伺。年复一年的滥杀,湿地日复一日的退化,使这种美丽的大鸟渐渐绝迹。成了“包皮书”上的一员。清脆嘹亮的鹤鸣越发孤独,如果有一天这鸣叫成了回忆中的悲歌,如何不令人痛心?

曾有一只叫做Alice的鲸鱼,她用52赫兹的声音向大海呼唤,然而一般鲸鱼的声音只有20赫兹。她是一条孤单的鱼,因为没有同类可以回应她的声音。如果有一天我们变成Alice,除了我们自己,再无其他的生命与我们一同呼吸,到那时,我们该向谁呼唤?恐怕只有寂寞的回声,充当我们命运的离歌。

版权声明:本文为考题作文网首发,如需转载须联系站长同意,未经站长同意不得擅自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