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歌

网站会员     2019-04-09 06:50:25     次浏览

离歌

“冬晨里,匆匆赶路的我,有点不知所措

遥望去,皑皑白雪的路,显得分外孤独

寒风里,孤独的身影,有点单薄

一个人在这陌生的城市里 独自拼搏 流浪

世界啊!世界啊!这里太黑,这里太冷

怎么办?怎么办?能否带我飞翔

去个温暖的地方,有点光亮就好了

慢慢地 冰凉的掌心开始有了温热

有个美丽善良的姑娘走进我的心房

我开始恐惧 也从孤独变得开朗

记忆里,身穿白色衣裙的你,突然闯入了我的心房

冰冷的世界 瞬间照进了光亮

时光里,记载着并肩齐行的我们,一路前行不畏前方

平凡的岁月,从此有了你的模样

我开始依赖 开始抓紧 开始疯狂

知道那年风雨之后,你便消失在了初知的那个小巷

也许一无所有并不是我的模样

繁华的世界总要你我去闯

纵使曾同甘共苦

不顾一切也要去闯

飞吧!飞吧!这一生有你不荒唐

走吧!走吧!感谢你曾经的陪伴 带我走出荒凉

可能相遇就是这样

好景不长 少不了遗忘

曲终人散 青春不返航”

翻开那本陈旧的日记本,有这样一首诗,曾有人用它诉过过往......

“我叫白冬阳。毕业于桐城中学。”“我叫夏沫离,毕业于香城一中。我喜欢读书,旅游,我希望能和大家做朋友。”“我叫彭浩,与白东阳是初中同学,因为我体型胖,之前的同学都叫我胖子,我也不介意。我喜欢美食,有兴趣的同学可以跟我一起研究哟。”“我叫楚荨,毕业于香城一中,我喜欢音乐,爱唱歌爱跳舞,喜欢音乐。”......白冬阳回忆着最初的相遇,假装淡定的目送着夏沫离远去的身影,直到消失在自己的视线。他明白这一切已经回不去了,可还是在努力的回想。

“你走面慢点,等等我啊,书店又不远,急啥嘛,我先去买点吃的。”彭浩迈着沉重的脚步,像个企鹅趔趔趄趄的追着白东阳。“你先去买吃的吧,我在书店等着你。”“好吧。那你在老地方等我,我很快就到。”“嗯”彭浩已经习惯了这样的对话,中学三年,都是这样。一个爱吃一爱读书,两人从未吵过架,打小结伴,是邻居。

这个书店则是很早就有了,民国时期的,一直到现在,就是有点偏,很少有人知道。这是白冬阳爷爷告诉他的,可惜他爷爷早在冬阳十岁那年就不离世了,也就是从那时起,白冬阳变得性格孤僻,不爱与人交谈,整天都沉浸在书海之中。那书店位于一条老巷之中,巷口有很多条路,在书店巷口前有一块青石板,这就是彭浩与冬阳的汇面处。

白冬阳仍然像往常一样坐在书店的那个窗口一角,沉醉醉于阅读。正当他看得痴迷,突然一个人站在他面前,拍了拍他的肩。他猛地抬头,眼前是一个身着白色衣裙的女孩笑眯眯的对着他。“你是谁啊”白冬阳一脸茫然的看着眼前的这个女孩。“你不认识我了?白同学,我是在你之后做的自我介绍啊!”“哦”“你是夏......”“夏沫离”说罢,白冬阳就又低下头看书。“你看的什么书啊?”茉莉蹲在同样面前柔柔的问。“《唐史》”“你喜欢看史书,碰巧我也喜欢,我们可以交流一下。”“不用了,我一个人看就可以了。”这时,沫离的爸爸向她招手。“我该走了。”“嗯”白冬阳抬起头,发现了窗外的彭浩在向他招手。于是白冬阳就把书放回了原位,离开了书店。

“你又忘了时间了,我们还要赶车啊。”“呃。”“我忘了,对不起啊,走吧!”

“幸亏走得快,不然就坐不上车了。冬阳,每次来城里都做早班车,回去坐末班车,还去读书,重复这么些年,不烦吗?”“不烦,书里有我想要的。”“好好,你看你的书,我吃我的美食,咱俩各干各的。”“哎,对了,我今看见一个女的坐在你旁边,谁啊?”“咱班里的同学!”“同学?”彭浩摸着脑袋,苦思冥想。“算了,管她谁呢?”......

“这雪下的真大啊!”下课后班里一阵齐呼。“冬阳,我们咋回去啊?明天就要回家了!”“不知道”“彭浩,你出来一下。”班导马老师在门外吆喝道。“喂,妈怎么了?”“浩儿啊,镇上雪太大了,车不通行,明天你和冬阳去你二叔家吧,我给他打过招呼了。”“嗯”一阵寒暄之后,彭浩就回到教室。第二节一下课,彭浩就跑到冬阳面前说:“明天跟我去我二叔家,俺妈说镇上不通车。”“我不想去。”“那你要看书?”“嗯”“那你咋吃饭?”“我还有点钱,够吃。”“好吧。”

这雪真可恶,第一场雪就下这么厚。不过门口的积雪学校已经清理过了,还不算太滑。“胖子,你让我扶着你”楚荨在后面大喊。“怕啥,大不了摔一跤嘛。”彭浩笑着走了过去。“你慢点走。”“好好!”到了门口,彭浩对冬阳说:“你真不去我二叔家?”“不去了吧!我去看书。”“看书?去哪里啊?”楚荨惊讶说。“说了你也不知道,我都转懵蒙了好几回,虽然我去过很多次。”彭浩嘲笑着说。“老城书店!”“就是那巷子里的老书店?”“嗯”“哇,你竟然知道。”“切,我有什么不知道!”彭浩趔趄了下,吓得楚荨大叫。“你至少现在不知道你啥时候摔倒。”“你……”楚荨气得直躲脚“那你可以去找沫离啊,她家就在那附近,我上次去的时候就去她家了,她爸妈的热情的。”“冬阳才不去呢”说罢,彭浩从兜里掏二十块钱,递到冬阳手里,说:“吃顿好的,别为了读书忘了吃饭,平时都是我带你,今靠你自己了。”“不用了,我有钱。”“拿着吧,咱俩谁跟谁。”“那好吧。我走了。”说罢,白冬阳就匆匆的走了。“你俩啥关系啊?”“打小的好友。”“他咋这么内向?”“他不内向。”......

白冬阳一个人走在寂静的路上,路上只有零星的行人。

“嗨,等着我同学,咱们做个伴,一起走,好吗”白冬阳,听见身后的喊声,向后看了一眼。“原来是你啊!”“怎么了”“没什么,你要去哪啊!”“老城书店。”“那刚好我们同行啊!我家在那边。”“嗯。”“你怎么知道老城书店?””“我爷爷告诉我的。”“你爷爷带你来过吗?”“嗯,小时候经常来。”“好吧!我也是我爷爷告诉我的。”“我最近看了一本汉史,感觉汉史可复杂。你喜欢哪个皇帝?”“光武帝刘秀。”“我也喜欢刘秀。”“还有汉武帝。”“北征匈奴,东至交趾。”“还有王莽。”“为什么喜欢王莽?”“史书只是片面的,他也有许多功绩,例如改革制度,礼贤下士。”......两人一路畅谈,为对方解惑。有股“知己难逢,醉在今朝”的意味。

“我到了”“嗯”“那我走了,你回去吧”“等等……我们算是朋友吧”夏沫离结结巴巴的说。“我们是朋友。”白冬阳的眼神里透出一种肯定与接受。

可能命运也在帮助这个孤独的人,给他送来了个新的伴。白冬阳与夏沫离自冬那天后,变得无话不谈。周围的人,也在感慨冷若寒冰的白冬阳,在寒冬大雪的那一天解封了。很快期末考试完了,高一结束了,幸运的是白冬阳与夏沫离并列第一 ,进入文科班。酷爱文史的两人,也似心有灵犀般的互补。而彭浩和楚荨二人只剩羡慕。两人仍旧斗嘴,闹着玩。

“这周天怪好,我们去郊游吧。”“好主意。”“不去不去,我还得吃好吃的。”“你个死胖子,吃啥吃。少吃点吧”“你俩别斗嘴了。”“我们去登山。”“不干不干。冬阳也不会去的。是吧!”“我觉得......都行吧。”“你......你叛变了啊。真伤心。”“别伤心了。你不照样去买吃的,不过你要背着哟。”

“我的腿啊”“这真美!云雾缭绕,还是山上空气好。”四人站在山顶遥望。“你们都长大想干啥啊。”“我想出去旅游,去看看世界。”“我想当个老师。”“我想当个美食家。”“噗~就你还当美食家,吃货一个吧。我比你高大上多了,我要当作家。”“你写啥啊当作家?我看是,坐在家里吧。”“你找打啊。”两人围绕着山头追闹。“你为什么想当老师啊?”“因为我爷爷是个老师,我想继承他的衣钵。”“那也行,我和你不一样,我爸说年轻人要多去看看世界。我也想去看看”“嗯。”......四人在山上野餐,游玩。玩了一天,各自回到家中。

白冬阳却闷着,以至于晚上睡觉都会做梦。至于那个梦,却是个离别的梦。第二天,冬阳跑到夏沫离面前,说:“我昨晚梦见以后我们成了陌路人。”“你没发烧吧,糊涂话。”“真的啊”“胖子你俩多少年了,咋没成陌路人。”“那不一样。”“你想多了!”......

高三毕业那天,通知书发下来之后,似乎一切注定与梦有因,夏沫离考到了厦门大学,白冬阳考到了京师大。

“恭喜啊,如你所愿。”“同喜。”“我要去遨游世界啦。”“一切安好。”

这句话成了最后。盛夏如雨,扫清一切尘埃,连同旧忆,只留下了那短暂的告别,成了青春残缺的相遇,未完成的旧梦。

说不出口的离别,转身之后是下个相遇,也是上个遗忘。能留下的只是别诗。

版权声明:本文为考题作文网首发,如需转载须联系站长同意,未经站长同意不得擅自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