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一次我懂得了

博客会员     2022-11-24 23:30:22     5 次浏览
                                                                   一次“秘密组织”
                                                            路砦小学五一班闫晨阳
        “哎,周六我们叫一些人一起去看望郭星吧!”“好啊!”就这样,我们开始了“秘密组织”。
        “叫几个人呢?”我想了想,“张一和禹鹤文确定了,还有王依依……啊!好麻烦啊!”我抓耳挠腮,拿出便利贴,写了一个名单,把要去的人名都写上去,“妈呀,加上我都十个人了!”不得不说,对我来说,是我从小组织的最大的一次了。
        弄着弄着,我考虑到了一个非常非常严重的问题:有人不知道地点。当时我的内心彻底崩溃了,又费了很长时间去找那九个人,问他们知不知道地点、知不知道怎么走、知不知道在哪个楼栋、知不知道在几楼……等问完了,我对那些不知道的人说:“你们可以去二七图书馆,等我到了就去接你们。”
        等把全部问题解决完了之后,我就剩下两件事,第二件简单,第一件就难了,也是我第一次做,我的脸皮到没有那么厚啊……可是郭星怎么办?哎呀!算了!豁出去了!我硬着头皮找那九个人,结结巴巴(毕竟第一次这样做)地说:“额,就是那个……额,我……我想给郭星……额,就是我们一共十个人嘛,!!我想我们每个人拿一点钱,额……一块买一个……额……那种小东西,你能拿几元……”你简直不知道我为了说这句话费了我多大力气!不过还好,她也同意了,最后,一共凑了二十八元,我心想“够了。”
        一放学,我就去超市买东西,千挑万选,我买了一个水晶球,里面还有独角兽。又买了一个很可爱的小狗玩具。
        我十分期待明天,郭星会不会很高兴呢?
著名作家刘白羽的儿子滨滨,因心脏病住院,但病情一直没有好转,需要从上海转院到北京。但那时刘白羽自己也正生病住院,只能让妻子带着孩子去北京。可以想象,当时刘白羽的内心,有多焦灼,难熬和担心。这时,巴金、萧珊夫妇来到了刘白羽的病房。两人进门后,谁都没有说一句话,默默地坐在沙发上。病房里静悄悄的,巴金伸手握住刘白羽微微发颤而又汗津津的手。萧珊则一边留意刘白羽的神情,一边紧张地望着桌子上的电话。突然电话响了,萧珊忙抢在刘白羽之前拿起话筒。当电话中传来母子俩已平安抵达北京的消息后,三个人长长地舒了口气,脸上都露出了笑容。当两人起身告辞时,刘白羽执意要送到医院门口。他紧紧地握住巴金的手,一再表示感谢。巴金却摆了摆手,淡淡地说,没什么,正好有空,只想陪你坐一坐。其实,在生活中,我们每个人都需要朋友。尤其是需要那些,懂你苦,知你难,在你最沮丧,最难熬,最无助时,陪在你身边,给你默默的鼓励,支持和关心的人。人这一辈子,不如意之事,十之八九。而可与人言者,无二三。有些心里话,说给不懂的人听,是对牛弹琴。有些烦心事,说给不在乎你的人听,是隔靴搔痒。所以更多时刻,我们宁愿将脆弱的自己刻意隐藏,也不愿将自己的苦处,诉诸于人。但真正的朋友,哪怕你不说,哪怕你不提,也能懂你心,会你意,也能给你最恰到好处的体谅和陪伴。唯有心里有你的人,才愿意去照顾你的情绪。也唯有把你看得很重要的人,才可能和你站在一起,和你同悲欢,共喜乐。
版权声明:本文为课堂党年级博客(www.ktdvb.com)首发,如需转载须联系站长同意,未经站长同意不得擅自转载。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