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尔滨高考集训营

博客会员     2022-05-21 01:30:04     4 次浏览

高考,国人永恒的话题

昨天,看到朋友圈里的两则互动:其一:今日芒种,其二:回复:明日端午,其一互动:明日高考,其二回复:高考逢端午,都上985。固然这种美好的祝福让每一位家有高考生的人心里边多少有了一丝安慰。毕竟高考对于一个人来说,是人生最重要的转折点,考得好意味着人生从此有了一个很好地平台和起点,考得不理想则意味着你与好工作、好的将来有一段不小的距离。

众多高考生的家长都在默默地为自己的孩子祈福:超常发挥,马到成功。好多妈妈们还在送孩子进入考场的那一刻,特意穿上旗袍,寓意着旗开得胜。由此可以想到妈妈们望子成龙、望女成凤心切,也难怪对于河南的考生来说,考入心仪的大学,需要付出比北京、上海考生百倍的努力和奋斗,总分达到680分才有机会走进北大、清华这两所全国家长心目中理想的大学。因为逐年上升的高考生人数让上985之类的一流大学变得越加艰难。2019年河南考生更是突破100万,全国高考生人数是1031万,河南占高考总人数的的十分之一,成为高考史上人数最多的一年。而北京5.9万、上海的高考生人数约5万,可是这一高考大省却只有一所211大学,北京的985211大学的数量竟高达35所,上海也有14所,如此悬殊的人数比和录取率,让河南的高考变得异常“惨烈”。这样说也毫不过分,因为河南的考生要先考上北京、上海的这些高校,没有640分以上就想也别想,而北京、上海的考生则很轻松地就能上这些学校。        多年以来,每逢两会,就会有部分省份的代表就呼吁增加高考大省的录取名额,促进教育公平,让更多的优秀考生能够进入心仪的大学,一些国内知名大学也相对增加对于河南的名额,但是对于近百万的考生来说依然是“捉襟见肘”。河南的考生进入重点大学的比率始终排在全国的最后,这也许是河南家长的心头之痛,也是百万考生的无奈。

每逢高考,教育公平的话题被陆续提及,但是问题的解决不是一蹴而就的,需要一个相当漫长的时间,毕竟处于西部欠发达地区的人口大省,想在短时间内解决这一问题是很不现实的。记忆中儿子当年每天学习至深夜一点的情形,让我们大人看着心疼,但是也无能为力。要想取得好成绩,就只有刻苦努力,别无他法。每天看着儿子疲惫的身影,当父母唯一能做的就是给孩子做些好吃的,提供一个安静的环境。看到朋友圈里好多人都在转发祝福短信,自己也给亲戚和朋友各发了短信,打个电话问候一番,因为此时谁也不能帮助高考生,唯有送上美好的祝福。心想事成,超常发挥考出自己的水平。愿每一位考生都能以很平和的心态去迎接自己人生中重要的时刻,更希望每一位家长都能做到坦然对待高考。

 

 

前不久,听崔永元讲过一个发人深思的故事:一位高三学生因母亲天天唠叨“高考”而患上了抑郁症,只要一听到“高考”两字就情绪失控、狂躁不安,家长苦无良策,不得已去请教心理医生。心理医生开出的“处方”其实就是一个游戏:每天妈妈在孩子面前提起“高考”的次数最多不能超过三次,否则就算违规,儿子就可以用“水枪”喷妈妈一身水。过了不久,孩子的“病”竟然奇迹般地好了。问起原因,原来是“每天妈妈提起2遍‘高考’时,儿子就已手握水枪,只等再听到一遍就要‘发射’了,但妈妈就是不再提了。”真是不可思议!在旁人看来如此复杂、棘手的问题竟被心理学家设计的一个简单游戏破解了!

这个故事对我启发很大,教学中我也尝试引入“游戏”的方式,以增强教学管理的趣味性和实效性。

比如,数学课堂上经常有“先让学生独立解决问题,再小组内交流”的环节,刚开始时,学生根本不会“合作交流”,一旦自己解答好题目,就直接下座位去找老师评判对错,对了的学生兴高采烈地回到座位,自顾自地与他人“闲聊”或做其他无关的事去了;做错了的同学则一脸困惑地重新开始了“埋头思索”,教室里一片乱糟糟景象。后来,我尝试进行“争当小老师”评比,在每一次数学活动开始前先提出明确的要求:每组第一个做完的同学可以找老师评判,如果做得正确,就可以当所在小组的“小老师”,组内其他同学做完后就找“小老师”评判,不能下座位去找老师。“小老师”如果发现组内同学出现了错误或者解决问题有困难,要像老师一样耐心地给同学讲解、辅导。从那以后,学生个个争先恐后,人人争当“小老师”,“小老师”们也是克尽职守,合作互助蔚然成风,课堂面貌大为改观。

再如,作业是巩固知识、培养能力的重要一环,可是不少学生对待作业态度不认真,应付了事;有的学生过分依赖家长,回家作业让家长帮着检查、订正,交上来的作业正确率很高,可是一旦在课堂上完成,立马“打回原形”,错误百出。为此,我一方面努力调整课堂结构,每节课都流出8分钟左右的时间让学生当堂完成一定量的作业,而且把重要的作业尽量安排在老师“眼皮子底下”,让学生在规定时间内完成;另一方面设立了“数学小博士”评比制度,规定作业满5个100分就可以换一个“大拇指”小印章,积攒够3个“大拇指”小印章,就可以换一个“小博士”印章。对于获得“小博士”印章的同学,第一是发“喜报”给家长“报喜”;第二是设立“光荣榜”,展示这些同学的照片,“以资鼓励”。这些激励措施明显激发了学生的学习积极性,“争章夺星”的热情高涨,越来越多的同学开始“把作业当考试一样”认真对待。

“作业改错”一向是个“老大难”的问题,一些学生过于“贪玩”,往往改错不及时,怎么办呢?我与学生讨论商定,凡是改错改得正确的,一律按正确的对待;遇到不懂的题目凡是主动去问老师的,加记一颗“爱问问题星”,满5颗“爱问问题星”就可以得到一张“喜报”。从此,“一字长蛇”排队改错的现象开始成为一道靓丽的风景,有错不改的现象日益减少,爱问问题的同学逐渐多了起来。

游戏让教学中增加了更多正面的鼓励与期望,相比于“高压严控”,游戏起到了“四两拨千斤”的功效,让教育教学生活变得更有趣、更美好。

版权声明:本文为课堂党年级博客(www.ktdvb.com)首发,如需转载须联系站长同意,未经站长同意不得擅自转载。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