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中的美景

博客会员     2022-10-02 21:09:01     7 次浏览

美景?美景!

 

 

 

侧脸,就能透过办公室那刚刚擦拭过的洁净、透亮的玻璃窗看到冬日暖阳下那满树的树叶。

 

树叶在风温柔小手的轻抚下,像在原地踏步晃动的彩蝶、蜻蜓,只见扑扇翅膀,就是没见移动地方。

 

远处的楼房在暖阳下也显得那样明晰,那样带着暖意。

 

心情大好。

 

推开窗,掏出手机。咔、咔、咔,拍下几张。

 

“干啥嘞?美女。就咱窗外这破破烂烂的景色也值得一拍?别搁自己寒颤自己了。”同事见我兴致极高,好奇带着几分、带着几分不解问道。

 

“你都没看看,周围全都拆迁完了,咱这‘孤岛’多么孤单,多么萧落,多么破败。”见我没停下拍摄,人家继续发表自己的说说

 

“会不会发现美?有没有长着一双发现美的眼睛?过来看看,树上的树叶正在交头接耳,谈笑风生的议论你呢。”同事间本来就没有什么生分,没有什么隔膜,咱有啥说啥。

 

“让我看看,让我看看。”同事动作极夸张地挤在我的旁边,将头伸出窗外探望。

 

树叶在枝头嬉闹,呼啦啦,呼啦啦,发出微微的响声。像课堂上趁着老师转身的功夫,而偷偷窃窃私语的小毛孩子。

 

几只小鸟在树间穿梭。时而飞翔,时而停歇,来回穿梭间发出叽叽喳喳的叫声,好像怕打扰了午间的宁静,怕影响了树叶的婆娑。

 

看着平房顶上被风吹刮在角落里的黄叶,童心未泯的我真想跨越到对面的房顶上,用手捧起一大把树叶向上抛洒,同时抓拍下这美丽瞬间。

 

眼睛在这简简单单的美景中“漫步”,眼神在明明快快的美景中“慢移”,看着树顶上略显稀疏的树叶,心中有了小小的感伤。这稀疏,多像上了年纪的古稀老人的头发,又多像是那些惯于用脑之人的头发啊。

 

可树叶却不这样认为,他们依然快乐的晃动,依然在阳光下展示着自己黄绿相间的叶子。他们也许乐观的想,我们已经比地上那些落叶多欣赏了几天美景了,还有什么不满足的呢。

 

冬天的阳光,真好;眼前的景色,真美。

 

 

 

 

 

 

 

 

 

--EndFragment-->
天净沙.美景  日落湖水白露,树丛蔷薇青草。小桥流水人家,美好景色。我正在观赏美景。

秋爽斋里取名字

 

看红楼,最喜秋爽斋赋海棠诗一节。人间仙境大观做园,多情公子如花美眷。美景,美人,美情。若不赋诗,倒觉真真是应了那句富贵闲人,光阴虚度,岁月空添。寂寞里,春来秋去。秋霜,秋情,秋风,碾冰为土玉为盆。雪芹暗道,毫端蕴秀临霜写,自不负相思意。

探春自不比钗黛二人才情之一二,却恰恰是个青春灵妙巧女子,一纸花笺邀诗社,竟有秋闺女儿傲才之势出来:邀三五人,吟一二诗,佳句偶得之,不让须眉。说不尽满口香,道不完几份情。

先说取名就够大费周折。黛玉道,既然我们起了诗社,自然不能再以姐姐妹妹相称,定要各自取个雅号,互相叫着,更凑了趣。好个可人儿,此语一出,就觉其比旁人雅致了几分。

可有趣的是,本是她提的议,却再也不吭声,躲在一边儿看姐妹几个取名顽笑,很有种隔岸观火看热闹取乐的冷哼味道。你道她没有听么?为什么当探春自称蕉下客时,她立时嘻嘻挤出几滴冷笑出来,隔着座山,使巧话骂人:你不是叫做蕉下客么?古人云“蕉叶覆鹿”,那你不是成了那只被人随意炖了吃的鹿么?惹得众人哈哈大笑。得亏此话出自黛玉之口,众人都晓其日间话语刻薄,却也暗暗佩服她胸有千壑。不然,既然“蕉叶覆鹿”是一个典故,那红楼里一干附庸风雅之人,岂能不知出处缘由呢?自然还是黛玉认得真了。

李纨给自己取稻香老农,那是年长自谦,没有什么雅趣。迎春惜春一个冷僻内向,一个年幼不谙,以菱洲、藕榭糊弄过去也算完事。而宝、黛、钗三人的名号,却分外有趣。宝玉自是一众姐妹常常顽笑打趣的对象,宝钗封他一个“无事忙”,竟然万分贴合于他了有没有?对花花痴,跟水中鱼儿天上燕儿说不尽的话,下场雨,自己还站在雨里,倒提醒人家避雨去。此等眼中只有他人的傻呆宝玉,说他“无事忙”,谁还敢说半个不合适出来?

只是众人一笑宝玉听着又不受用,讪笑着求他名,李纨说的“绛洞花王”四个字,不知书中人物听来如何,倒叫俺这看客,为此出了半天神。警幻情榜中,十二花神各司其位,唯独花王二字无人敢当。除却宝玉,不知有谁担得起此称谓?只是李纨口中说自小宝玉就有“绛洞花王”此号,倒是一点儿印象都没有了。看来读得还是粗略至极。或许是作者草蛇灰线之笔也是有道理的吧?

若他果然用此四字为号,提得多了却减了几分幻妙。因此上,作者冥思良久,没让他取此名,反而从他嘴里一句“小时候干的营生”, 轻飘飘地将我的疑虑就此打消了。也难怪,俗雅二字本就是近邻,一个不留神便落了进去,想来也不会干这等傻事。

最终,宝玉任凭姐姐妹妹们以一个“富贵闲人”混乱叫去,倒是符合,除了字面上贴合他这个人外,性情上竟然除了他没有别人担得起。

宝钗为“蘅芜君”,一个君字,仪态万方,珍重芳姿,定然是她惯常的作态。

黛玉的名字偏也是别人一句取笑话中来。你道,刚刚她还在冷眼笑话别人的名号,为何到了她这里,偏又不多言低头默许了呢?潇湘妃子,当日娥皇女英滴滴斑竹泪,而今她又常常泪里睡悲中醒。当日娥皇女英所念何人暂且不管,而今黛玉用一世泪又为了却何种情债?既然要偿还,为何倾尽一生终不能忘,既然不能忘,泪尽灯干又为了何人?

此号恰入黛玉之心,惟有低了头承了认,断无二意。只是,不知,懂的人是否懂,其实,我流我的泪,与你何干。

 

想古人何等风雅,写个诗,也要有酒为伴,花为邻,连个名字都是雅得满口生香。今人亦断断不能了。

 

 

版权声明:本文为课堂党年级博客(www.ktdvb.com)首发,如需转载须联系站长同意,未经站长同意不得擅自转载。
友情链接